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

親職教養~孩子跳針式反覆問同一個問題,該怎麼辦?

親職教養~孩子跳針式反覆問同一個問題,該怎麼辦?
每個月似齡與荷光性諮商專業訓練中心合作,將推出一篇親職教養文章。每個月的親職教養方向,是從兒童的大腦神經、認知、心理發展及依附需求出發,結合實務技能的對話拆解,讓讀者能比較快速因應孩子的行為與背後的需求,找出父母本身可用的方式因應孩子的需要。
對親子依附關係有興趣的家長,歡迎多給慈恩心理治療所按讚與分享唷!
若有親子教養的問題,也歡迎隨時用粉絲頁與我們聯繫。我們會不定期邀請心理師協助回答。

孩子跳針式反覆問同一個問題,該怎麼辦
              撰文者:邱似齡 臨床心理師   兩歲多的女兒夏夏,平時跟H阿姨好的不得了,會一起唱歌、一起玩、一起扮鬼臉拍照,每次見到阿姨都非常熱情的大叫,阿姨!這日,阿姨來向我借摩托車三天,因為她的汽車發生車禍,工作需要代步的交通工具。我的育兒原則,當有生活瑣事需要辦理時,就是找一個大人幫忙照顧小嬰兒,至於這個已經有行動能力的老大夏夏,就帶在身邊。

  這日約好,H阿姨來到我家向我借摩托車,我騎著先生的摩托車,載著夏夏,引領阿姨到我的摩托車處,詳細的告知摩托車的狀況後,陪著阿姨騎了一小段路,我們才分開。從阿姨騎著我的摩托車開始後,夏夏就像唱片機突然卡住,過不去一樣,一直問著「媽媽的車車呢?」,重複再重複,我無論回答甚麼現實答案,她還是持續問著,我當下立即的反應是,「媽媽的車車阿姨騎走了啊!」無效,我以為她沒有聽到,我再多說幾次,還是無效。我猜想,是不是說的不夠具體,她認知不夠,無法理解,因此我騎車慢下來,好好告訴她,把整個事情,阿姨為何借車、用具體的事件告訴她,阿姨剛剛騎走了等等。她還是一直跳針式的問「媽媽的車車呢?」就這樣一路問了四十幾分鐘。

   回到家後,幫女兒換好睡衣、包好肚兜,趟在床上了,我很認真的看著她發現,小傢伙是真的緊張,雖然她沒有哭泣,反覆問話的表情也很一致,沒有太強烈的情緒起伏,但當媽的我,一直反覆在想,我一定是沒有回答到她想要問的,我決定忽略話語內容,直接從緊張的情緒進入,我反覆思考,她到底要問甚麼?甚麼事情會讓她緊張?阿姨跟她不親嗎?媽媽一直都在她身邊陪她啊? 媽媽!對了,我想到應該跟我有關,我就持續想下去,她最在意媽媽,甚麼都想跟媽媽一起參與,所以摩托車是媽媽的,難道,她是認為阿姨不能騎走媽媽的車嗎?當下,我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,但這個選項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,因為她跟阿姨的感情很要好。於是我們展開下面的對話~
  我:「妳是不是覺得阿姨不能把媽媽的車車騎走了」
  女兒「是!(她這時候頓了一下,點頭說)故事情境複述
  我:「妳覺得阿姨把媽媽的東西拿走了,妳有點驚訝、也很難過,阿姨怎麼把 媽媽的東西拿走了」理解、複述情緒、為情緒命名
  女兒點點頭說:「阿姨把媽媽的車車拿走了」
  我:「所以下次,妳可以跟阿姨說,阿姨妳怎麼把媽媽的車車騎走了」 她遲疑沒有回話,我擔心這句話對兩歲的她太難,我改成兩歲比較懂得語言。
  我:「我們可以跟阿姨說,阿姨不可以把媽媽的車車騎走」理性腦語言進入
  女兒:「不可以把媽媽的車車騎走」
  我:「要經過媽媽同意唷!長出自我保護的力量
  女兒:「要經過媽媽同意唷!
  整個過程做完,女兒就心滿意足地睡覺了,跳針式的問話,終於停止下來。回頭後,我再思考,這個過程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。我開始拆解這整件事情,首先我認知道兩歲是麻煩二的發展階段,所有東西都是我的,地球也是繞著我轉的,大腦也是感受性右腦主掌的時期,全然活在當下,不管左腦理性與邏輯。因此,從全腦教養的觀點來看,這時候恐怕是孩子的理性左腦與感受右腦不平衡的時候。

  解析我的作法,其實頗簡單,就是在我還沒有因為她跳針式的問話給激怒之前,通常我若是太累、或狀態不佳時,也沒有辦法好好聽她說話。這次,我用我的右腦跟她的右腦連結,嘗試理解她的情緒,複述情緒,之後為情緒命名,這樣做是為了讓右腦的情緒迴路活動平靜下來。當大腦底層的情緒迴路被安撫下來時,左腦的邏輯語言才能開始運作,多數家長期待的孩子要能有判斷力、思考力及理性,但對孩子來說左腦或者負責思考功能的前額葉腦部是需要被教導的。

   我理解她的感受是一邊是自己喜愛的阿姨,一邊是媽媽,當自己喜愛的阿姨拿走媽媽的東西,她的情緒腦在打架,甚至疑惑,我這麼喜歡的阿姨怎麼把媽媽的車車騎走,這樣媽媽的東西就被拿走,媽媽被欺負了!但一邊又是自己喜愛的阿姨,該怎麼辦?她當下的情緒腦卡住好多好多的情緒感受。當她的底層情緒腦被重述情境脈絡給安撫之後,接著我們要開始跟理性腦工作。

  我對孩子的教養方向是,鼓勵她擁有自主權,不強迫她必須分享,尊重自己的感受,因此每每遇到別人要拿走她東西的時刻,考量到她的語言能力有限,我都是一貫的告訴她,妳如果感受到不舒服,可以用說的,表達自己的感受,如「我不喜歡」,「我不喜歡你碰我」、「我不喜歡你拿我東西」等,接著才是溝通的開始,「你不可以拿我的東西」、「你拿我東西要問我」等,不過這些日子的教導,這幾句話對兩歲的她來說,還是太難。目前成功的是,當別人來搶她東西時,在她情緒尚未失控之前,她可以自我照顧自己被拿走東西的難過大約一分鐘,然後努力的擠出「這個可以給你」,來平衡自己其實想要跟對方玩,但又不希望對方拿走自己東西的打架感受。 整個過程,都是參考全腦情緒教養法的概念,丹尼爾·席格的著作『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』,此外,實踐的部分是參加黃素娟老師的親子依附課程中習得。只能說,教養這一條路,真的需要好多好多的討論與學習,才能長出健康又自重的力量。此時,想起王理書老師常說的,當情緒被理解時,光與愛就能進來,就能長出愛自己的力量。


Share: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